垃圾焚烧:让垃圾“脱胎换骨”的广东尝试(2)

更新时间:2021-06-22 02:01:37 作者:孙迎琪 阅读:394

从南海焚烧厂总控室的实时监控可以看到,锯齿形平面的焚烧炉排旁边,有两个以绿色圆点为标志的辅助燃烧器,万一炉温达不到规定温度,则开启辅助燃烧器加温燃烧。据介绍,通常焚烧炉上部的炉温都能达到950℃左右,而底部燃烧区则能高于1000℃,超标准高温保证燃烧温度。另外,垃圾在焚烧炉内至少停留40分钟,并在过程中不断搅动并吹入空气保证燃烧充分。

虽然,不久前新实施的《生活垃圾焚烧污染控制标准》大大提高了二噁英排放的国家标准,但据广东省城市垃圾处理行业协会秘书长邱剑涛介绍,其实此前多数垃圾焚烧厂已经按照更为严格的欧盟2000标准来设计并运行了,即原始排放浓度小于0.1纳克/立方米。南海垃圾焚烧厂也不例外,据常光介绍,二噁英实际检测到的结果是0.01-0.02纳克/立方米,即欧盟标准的一到两成。

其实,不光是二噁英,科学的垃圾焚烧还要对产生的废渣、废气和废水等进行安全处理。据了解,焚烧1吨垃圾一般会产生50千克含重金属的飞灰,这类飞灰同样需要作为危险物处理。需要先通过活性炭吸附,再把被除尘器除下的飞灰加螯合剂和水泥螯合成固体水泥块,经过检测合格后送到专门填埋中心以完成这类废渣的环保处理。

常光提醒记者,还有一套完整的程序专门对付焚烧产生的废气。针对包括氯化氢、二氧化硫、一氧化氮和二氧化氮等酸性气体,首先用碱性的石灰水滴与烟气均匀接触,与酸性气体充分中和,实现气体脱酸。随后喷入活性炭以吸附烟气中含有的重金属,再用布袋除尘器过滤烟气里含有的灰粉,“就像一块致密的布,把脏东西隔开”。

常光强调,“别以为这就好了,除尘器后面还有一道关卡,有一个在线监测设备进行实时监督,以监测烟气达标处理后才排放。

对于污水,当然也不会掉以轻心。据了解,废水经过生物处理后,会经过超滤膜、纳滤膜、反渗透膜等一系列的净化设备,常光介绍,由于处理后的废水达到回用标准供厂内回用,垃圾焚烧产生的污水是零排放。

高水平运转垃圾处理项目

保证安全卫生无污染

也许还有人质疑:即使通过以上程序保证垃圾在焚烧过程中无泄漏无污染,但这些垃圾在被送进焚烧厂之前,又如何保证无污染?面对这样的疑问,工作人员把我们领进了垃圾收集及转运中控室。

记者通过监控看到,垃圾送到中转站后,压缩放进统一外观的运送车中集中运往焚烧厂,标准箱体干净而严密。据介绍,这能有效保证在运输过程中垃圾无抛洒、污水泄漏和臭气散发。

据了解,在生活垃圾焚烧处理中,焚烧是核心终端环节,但绝不是科学垃圾处理唯一重要的环节。在被运进焚烧炉之前,垃圾的环保处理还有大学问。如果在源头上以及垃圾压缩转运环节上的工作不到位,也会造成污染并积攒大量问题。

作为专门处理生活垃圾的焚烧厂,该厂在外围有10个现代化垃圾中转站进行配套。可以看到,它们除规模大小不同外,全部采用统一的建筑标准和形象。整个过程通过采用先进的调度管理系统,实现视频实时监控、GPS车辆跟踪定位以及生产调度三大功能,关于实时垃圾进厂量、班组和设备的运行情况都能一目了然。

实际上,正如垃圾收集及转运中控室所看到的,垃圾焚烧处理的整个过程都始终在严密的监控下,以保证安全、卫生、无污染。

走进总控室,一张巨大的电子系统图呈现眼前,显示着垃圾焚烧的实时情况和数据。温度、浓度、水位,炉排、风机、过滤器……满眼的数据监测实时跳动,不仅能第一时间发现设备异常,处理不达标也能迅速反应。而且环节链条清晰,彼此相联又独立。常光表示,几乎无处不在的监测没有让他们觉得别扭,反而是安心的保证。

此外,垃圾焚烧的监管还引入了第三方机构。据介绍,南海垃圾焚烧厂引入监管第三方24小时驻守,跟焚烧厂一样三班倒。不论是焚烧中控室还是收集和转运中控室,甚至包括0.5秒采样更新一次的全程数据监控在内,所有的电子数据和监控视频都会同时传输到第三方。

垃圾焚烧项目要透明

对民众不能藏着掖着

垃圾焚烧虽是大势所趋,经过科学可靠的焚烧处理,也能实现减量化、无害化和资源化。

但目前,垃圾焚烧也常常遭遇不理解和抵触。对此南海绿电总经理助理王恺跟记者分享了几点经验。“越是民众不理解,越不能藏着掖着。原先周边公众对垃圾焚烧厂常有质疑和反对,南海垃圾焚烧厂为此主动邀请公众进厂参观。”

王恺说,“公众拿着我们派发的证件,能够直接进入厂区内部参观,什么时候进来、去哪里我们都不能阻拦。现在加上工业旅游、同行与政府部门的参观,平均一周要对外接待两到三次。”他表示,正是因为开放心态和深入沟通,现在投诉少多了。

南海垃圾焚烧厂在世界环境日还主办过一些特别的骑行活动。通过路线制定,把焚烧厂到周边各个中转站、污水处理厂等环保项目串联起来。“让公众亲身走进生产环境了解我们,实地体验生活垃圾和固体废弃物是怎样安全无害化处置的。”王恺说。

广东省垃圾处理行业协会秘书长邱剑涛也表示,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要做的还很多,还必须从源头实现对垃圾的减量,实现更有效的垃圾分类。

他说,要想垃圾分类落到实处,居民积极性必须得调动起来,这就要求政府算一笔账。“假设一户居民一个月的垃圾有10桶,从收集、清运到处理一共要花500元(仅指显性成本,不包含污染、占用土地等隐性成本)。如果居民通过垃圾减量、循环利用、分类等方式使得一个月的垃圾量减少到6桶,那么政府可以对节省的这部分给予居民一些回报。”

邱剑涛建议,“前端的减量化减低了运输、物流等处理环节的成本,这笔钱是否能够反哺给居民?这是很现实也是很关键的一点,有激励措施市民们很愿意做得更好。”他表示,建立环境补偿机制也是有效的方法之一。

而从,机制体制上,邱剑涛建议政府应该进一步引进市场机制,把更多的事情交给企业和市场来做,政府应当重视的监管职能和对环境补偿做好规制工作。“现在垃圾收集和清运很多是街道各自在做,没有统一管理;而且很多情况是按收到和处理垃圾的数量来给钱,很多垃圾焚烧厂也是这样,自然没有减量的动力。”他说,现在我国很多垃圾焚烧厂的技术很先进,实现了科学安全的焚烧,但如果能引入更多的企业来做,会使得垃圾焚烧推进的进程更高效一些。

链接

垃圾焚烧话你知

选址有讲究

关于生活垃圾焚烧厂的选址,新标准对此作出了如下要求:选址应符合当地的城乡总体规划、环境保护规划和环境卫生专项规划,并符合当地的大气污染防治、水资源保护、自然生态保护等要求。不过,没有规定具体的环境防护距离,主要是因为大气污染物的环境风险受地形、气象、周围敏感对象等多种因素影响,无法给出统一规定,应通过环境影响评价,确定具体选址与周围敏感对象之间的距离。

另外,垃圾处理厂选址还需要考虑到运输成本的问题。“垃圾场不会离城市太远,一般在城区范围30公里以内”,常光表示,“不管建在哪里,总有一天有可能会发展成为城市或生活区,这些垃圾中转站和垃圾电厂,早晚会被小区包围。所以设计时必须要提前预见,尽量按照高的卫生和安全标准来建。”

全国垃圾量递增态势

我国600多座主要城市,每年产生垃圾约2亿吨,人均垃圾年产量440公斤,并以每年约5%的速度增长。这些城市已处理填埋各类垃圾约80亿吨,垃圾堆存累积侵占土地5亿平方米,有2/3城市已经被垃圾群包围。

据统计,广东每天生活垃圾的产生量约8.8万吨,到2020年甚至可能突破10万吨。广州每天有1.8万吨左右的垃圾,能填满近半个广州体育馆,一年垃圾量堆在一起大概相当于2.5座越秀山。

广东焚烧处理能力目标

《广东省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“十二五”规划》中提出,到2015年末,全省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能力达8.12万吨/日以上,无害化处理率达85%以上,其中珠江三角洲地区达90%以上,广州、深圳市100%实现无害化处理。

到2015年末,全省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能力达到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总能力的65%以上。到2020年末,全省各地级以上市均建有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,焚烧处理能力占全省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总能力的70%以上。

扩展阅读

欢迎留言: